乔染七

万千世界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且听风吟(三)

*主长得俊,副皇权富贵,乾坤正道,星鬼,卜岳,洋灵,彬立,杰芙

*遇见你们是我的幸运

5.入学    

       尤长靖由着一直护送他到太学的护卫领到了他的房间,尤长靖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尤长靖的身体顿了顿,护卫看出了尤长靖的犹豫

     “因为这里是太学,所以没办法满足一个人一间,只能四个人住一间房。”

       尤长靖冲他笑了一下,好像是在说可以理解,没什么大不了。

       房间里的那个人穿着青衿坐在书桌前看着书,看见尤长靖进来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又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书,护卫给尤长靖介绍“那位是范丞丞殿下,你见到他是要行礼的,等你们正式入学了会教的。”尤长靖微微点头,认为范丞丞很冷漠不好相处,他没想到其实那只是表面...

 

       护卫把尤长靖的东西放在了他床的旁边,便出去了,前脚刚走后脚范丞丞就把手中的竹简“啪嗒”一声放下了,把正在摆弄床上放的衣服的尤长靖吓了一跳。

       范丞丞撑了撑懒腰“累死我了,他可终于走了,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每天都有人要来看我在干什么,要是没认真就会被他们告诉给我父皇,既然你也已经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知道你的名字啊?”

       尤长靖心里感到震惊,他没有想到一个人转换的可以如此的快,但是还是面不改色地回答了他,习惯性地露出了自己的笑容“我叫尤长靖。”“尤长进?”“是‘靖,治也’的那个靖。”

       因为大家都是孩子,所以并没有觉得谁比谁尊贵这个概念,一会儿就玩在了一起,范丞丞给尤长靖介绍太学的吃食,以及他床上的衣服是太学发的统一服饰,但为了区分和早年入学的,所以给发了绛紫色的宫绦。

       范丞丞和尤长靖想起时辰是被饭菜香给勾的,尤长靖对太学的饭菜赞不绝口,嘴里塞满了菜,话都说不清楚“这过风筝肉好好吃!”范丞丞没搭他的话,只是埋着头吃。

       夜晚,天空就像是一张纱,先是沾了夜明珠的粉末,而后又被墨水浸染。

       尤长靖与范丞丞躺在床上隔空聊着“其他人什么时候到啊?”“最迟后天就要全部到齐。”“那住所是怎么分的?”尤长靖等范丞丞回答他的问题,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儿传来了范丞丞缓慢的呼吸声。 

       天刚刚亮,林彦俊就和李长庚准备上路,发现旅店门前已经有一堆人站在那里,好像在等着他们一样,其实他们就是在等他们两个。

      “公子,这就是我昨天给你们说的那个小公子,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走吧!”柜台先生露出奉承的表情,显得他愈加的狡黠。

        马车里的孩子掀起车帘“我叫黄明昊!能让这么瓯地第一俊和你们同行是你们的幸运。”林彦俊和李长庚不为所动,黄明昊发觉不对,便改口“是我的幸运,我的幸运。”

      他们就着一天中最烈的阳光到达了太学。

      李长庚带着林彦俊和黄明昊到他们的住处,屋里的尤长靖和范丞丞装模作样拿起书看,林彦俊一进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尤长靖,尤长靖手里正拿着书,他一进门的时候尤长靖突然抬起来头,四目相交那一刻,林彦俊和尤长靖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林彦俊下意识的就想去接近尤长靖,于是就选了尤长靖书桌那边床。

       李长庚出去以后,范丞丞和黄明昊跟疯了一样,“丞哥!你想不想你帅气的弟弟?”“当然啦!我当然想我帅气又可爱的弟弟啦。”说着说着黄明昊抱了起来,抱着抱着就打了起来。

       一旁的尤长靖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林彦俊在理自己的衣服,突然尤长靖回过头问林彦俊

    “ 你说我们两个要不要也要抱一下?”

       林彦俊转过头来表示不解,没有答话,尤长靖发觉自己的话有点尴尬,为了缓解尴尬只得又问了他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林彦俊刚想开口回答却被黄明昊抢先了,黄明昊一只手擒着范丞丞的两只手,一只手对范丞丞挠痒痒“他叫林彦俊,我和他一起来,话都不跟我说,我都是问的护卫。”

  

       一下午太学陆陆续续地又来了几个人,隔壁国来求学的皇子蔡徐坤,王家的王琳凯,国寺的又霖小师父,晚饭时候才到的陈家的陈立农,莲苑总算是热闹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早年的岁末考核的御、射都是第一的卜凡,数第一岳明辉,乐第一朱正廷,礼第一朱星杰,以及书第一的郑锐彬都来到了莲苑。

       除了朱星杰穿着象征占天师的衣服以外,其他人都穿着青衿腰佩着绛色的宫绦。

       林彦俊和尤长靖聊得正开心没有注意到他们,范丞丞再抢黄明昊碗里的肉,又霖小师父在房间里吃素食,只有蔡徐坤、王琳凯还有最后才赶来的陈立农看着他们。

       蔡徐坤一进来就看见了一位气质和其他人都不同的人,他进门的时候伴随着微风,微风把他的青衿吹得衣袖翻飞,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那件青衿在他身上格外好看,他不知道其实他看的人也在看他。

      王琳凯被穿着‘奇装异服’的朱星杰吸引了,脸被衣服遮着,他手里抱着一个方正的东西,他猜想是星盘,星盘隐约发着光,好像里面装的就是浩瀚星辰。后来朱星杰告诉他星盘也是有意识的,意识和主人相连,所以那时发光的其实不是星盘。

 

       即使是夏末,天气也很热,所以吃饭都在花园。莲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么多人在花园一字排开还是有点困难,站在边上的郑锐彬被挤的没位置站,陈立农看他不容易就让他和自己一起坐。

     “我叫陈立农,刚刚到,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郑锐彬,有缘啊,以后有什么不会的就来藕苑找我!”

 

 

乔染七的唠叨话:

早一年入学的:卜凡、岳明辉、朱星杰、朱正廷、郑锐彬

这一年入学的:林彦俊、尤长靖、王琳凯、范丞丞、黄明昊、又霖、蔡徐坤、陈立农、周锐(半夜到的)

不知道他们房间的样子你们能不能想象出来,如果想象不出来留个言,下次我画出来。

 

 

6.六艺

 

     “《周礼·保氏》中说:‘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所以当今皇上设太学,教六艺。每年都会有岁末考核,每科的第一名可以享有十天的假期,假期期间随便你是待在这里还是回家,如果家里有大事可以回家,没有大事又没有得第一的只能在六年后才能出去喽,所以大家务必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夫子张艺兴在讲堂前激情澎湃的讲着,范丞丞听到六年后才出去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笑着转过头去看坐在他身后的黄明昊,边说边用手比了一个六“听见了吗?我们要一起呆六年!”黄明昊偷偷抬眼瞟了一下张夫子,对范丞丞说“我怎么总觉得张夫子在看我们?”听到这话,范丞丞立马转了过去。

 

       尤长靖跪坐在几案前,眼眶通红,右边的林彦俊发现了他的不对,从衣服袖子里悄悄摸出了一个桂花糕,母亲告诉过他吃甜食可以让心情变好,趁着张夫子不注意,把桂花糕递给尤长靖,用蚊子一样的声音“拿去,吃掉!”

        尤长靖接了林彦俊的桂花糕,几口吃完眼睛放光的看向林彦俊,好像是在说“还有吗?”林彦俊觉得那样的眼神总像是在哪里见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正在脑海中搜索回忆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张夫子两手背着站在他的几案前,“下了课以后自己来领罚。”

 

       代表下课的铜铃声很应景的响了起来,张夫子走出了讲台,回头看了眼林彦俊好像是在提醒他过来领罚,所有人在张夫子走后立马围了上去。

       尤长靖关心的对他说“是不是因为我啊?那等一下午饭我把我的桂花糕给你吃。” 

       陈立农很懵懂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因为你啊?”

       坐在林彦俊右边的黄明昊还是认为林彦俊不爱说话,替他回答说“刚刚上课的时候林彦俊给尤长靖桂花糕吃,我都看到了。

       ”林彦俊觉得这样说好像是在怪尤长靖一样,等黄明昊说完开口“其实我给他的不是桂花糕,是兄弟情谊;等一下我受罚我也不会怕,是男人就不会怕。”

       坐在林彦俊前面翘着二郎腿的周锐受不了这些,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来表示自己的心情。

 

       林彦俊突然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站了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去领罚,各位保重!”做了一个江湖侠客抱拳的姿势向门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像英雄远征诀别的表情看了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尤长靖身上。

 

       林彦俊站在张夫子的书房门前踌躇了很久,知道张夫子开口让他进来,林彦俊埋着头仿佛是在说“我知道错了。”张夫子毫不留情的让他拿出手“看你是初犯我就打你一下,下不为例。”张夫子把戒尺拿的很高很高好像会打他打的很痛一样,结果最后落在手上根本没什么感觉。

 

       林彦俊威风潇洒的走进了讲堂,所有人又围了上来,“怎么样?” “夫子罚你什么了?” “说了什么?”所有人七嘴八舌的问着林彦俊,多年以后林彦俊想起这件事,依旧认为当时自己的话很帅气“没什么了啦!是男人,就不会怕!”

        憋了一天的尤长靖趁着大家都在睡觉就着黑夜跑了出房间,跑到了合欢树下,抱着树干就开始哭,完全没有发现树上还有一个人。

       林彦俊正准备跳下树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向这边跑来,收回了脚,等人跑进了之后他发现那个人是尤长靖,又再次伸出了脚,却听见尤长靖的抽泣声,再一次缩回了脚。

 

       林彦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跳下去,可能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也可能是因为害怕尤长靖看见他之后尴尬,毕竟这个时间跑出来哭就是不想让人知道。

 

       林彦俊坐在树杈上数着星星,一颗...两颗...三颗...五万零二七千颗......数星星正起劲的林彦俊突然听见了脚步声——是巡逻的护卫!

 

        林彦俊连忙跳下树捞起尤长靖就往树上窜,尤长靖被人捞起的时候吓得气都没敢出,在看清了那个人是林彦俊之后松了口气。不知是不是受了惊吓的缘故,心脏依旧砰砰直跳。

 

       树杈不算小却也只够林彦俊一个人坐,这下又添了一个尤长靖,树杈本来就不大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

       林彦俊一只抓着树枝,另一只手揽着尤长靖的腰,生怕他就掉了下去,林彦俊为了缓解尴尬“那个...天...天挺好看的...”“是啊。”林彦俊松了抓住树枝的手,指向天南“你看见天南的那颗星没有?”尤长靖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他不知道天南那么多颗星星,林彦俊说的是哪一颗,却还是依旧捧场“嗯,怎么了?”“你没发现他很亮吗?”“是哦...”

       气氛再一次跌入冰窟,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互相倚靠着看着星星。

       许多年后林彦俊和尤长靖再一次爬上这颗树,林彦俊对尤长靖说“你眼睛里有星辰,天上也有星辰万千,可他们都敌不过你的惊鸿一瞥。”

       尤长靖在半梦半醒之中感觉揽着他的手突然松了,接着听见了一声轻响,睁开眼只看见林彦俊站在树下手往前伸着,月光透过树叶照在他的脸上,少年五官还未长开,月影下尽是温柔。

     “跳下来,我接住你”

    “我怕!”

    “没事,我能接住,你只管跳就好!”

 

       林彦俊还是低估了尤长靖的体重和树的高度,林彦俊接是接住了尤长靖,可是两个人一起摔在了树下。

       夜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多想时光静默,多想你能轻一点......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