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染七

万千世界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且听风吟(二)

*这是一个过渡篇
*将军橘x乐师柚
*我何德何能,可以让你们看我的文

4.离家
        尤长靖打小身体就弱,别看他长得白白胖胖的,可小病就从未断过。

         承蒙皇上和尤丞相多年的交情才让尤长靖迟一年入太学,太学是每个孩子心中的梦魇,因为只要是进了太学除非举足轻重的事不然不可以回家。

        八月暑退之时,世家大族都在为自己的孩子准备去太学用的东西,府前一个轿撵后面是几车准备的生活用品,林家却是个例外,林将军连轿撵都被没有让下人给林彦俊准备,给了他一匹小马驹,林夫人悄悄准备了一车衣服却还是被林将军发现了“这是去太学!范兄都说了他们需要的太学都有,而且我林某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矫情?”

        林夫人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认为他不为自己儿子考虑,接连几天没有理林将军,等到太学的人来接人的那天,林家上下都站在门口送林彦俊,没有人告诉他他这一去便是六年......

        林彦俊以为他只是去玩几天,走的时候看所有人都面露悲伤之色,被悲伤的气氛感染,抱着林夫人紫色袄裙哭了起来。

        林将军看着哭得哽咽的林彦俊忽得想起来他也还是个六岁的孩子而已,终究还是派人去把之前的一车衣服又拉了出来。

        众人在林府门前静静地望着林彦俊骑着小马驹越来越远,渐渐变成一个点没入茫茫人海。

        太学来的护卫害怕林彦俊难过憋在心里,“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长庚,不比你大多少,你可以直接叫我长庚。”林彦俊这才注意到他的护卫,看着好像确实不大,“我叫林彦俊,那个...你...你学武学了几年?” “从小就开始了。”

       尤府

        尤长靖不想让父母送自己,他也知道这一去可能与家人就是聚少离多了,可是他怕,他怕看见自己的父母哭,怕一看他们哭就不敢离开了,他笑得粲然如花可眼睛里却像是有氤氲薄雾。
   
        他安慰着尤夫人,明明是个七岁还不到的孩子却已经有了大人的风范,后来的后来林彦俊也常常说他明明是个孩子没必要装成大人模样。

        林彦俊骑得是马,因为以前也只是骑着玩,没有正经的学过,到了天黑也没有到太学,便也只能客住旅店,旅店名叫‘富贵人家’,据说是黄家开的,黄家是商贾世家,当年行军的时候帮了不上忙,平天下后也封了官。
“两位客官这是入住还是吃饭啊?”林彦俊不说话,李长庚便回答道“要一间房住一晚,顺便再准备几个菜送到房间里来。”

       林彦俊随着旅店小二进了房间,李长庚在柜台付钱,柜台先生手里的算盘打的响声清脆,“我看你们这一车不知道什么东西,你们这也是去太学吧?”
   
。     李长庚觉得这没有什么必要需要回避就回答“是”,下意识的回了柜台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柜台先生手里的算盘依旧拨个不停“能有什么事啊?就我们老爷的儿子也要去太学,明天就启程,我觉得他和你们一起去安全!”李长庚挑了挑眉,“没想到你的心也在打算盘啊?放心吧,太学会派人来的。”

        尤长靖虽然走的迟,但是好在离太学不远,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傍晚太阳刚刚落山时就到了。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