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染七

万千世界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长得俊】回不去的过往(二)

8.撕逼
       尤长靖凭借选修出道又在娱乐圈摸爬打滚那么多年,外表虽然不比同出道的几位惊人,但也算是有辨识度加上毋庸置疑的实力圈了一大堆粉丝,但是人红是非多,也多了些黑粉。

        尤长靖的热搜挂在热搜榜上,热度迟迟不消退,一挂还是几个,平日里只要上了一个都不容易,黑粉觉得这理所当然的应该骂。

         用户75846228:呵呵,这热搜挂了几天了,还不撤,有意思吗?
         小柚子乖乖回复用户75846228:呵呵,好像是昨天才有的热搜吧?
         橘柚味奶茶回复用户75846228: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人好,我们yzj又不是十八线小明星,有热搜很正常啊!
          用户5833699:路人表示,并不喜欢。
          兔子兔子爱吃柚子回复用户5833699:没人逼您喜欢【微笑】
           尤长靖一生黑回复兔子兔子爱吃柚子:呵呵,别人说什么了吗?你骂什么?【摊手】
           兔子兔子爱吃柚子回复尤长靖一生黑:我骂了吗?...【摊手】
          

           ......
           林彦俊受不了别人骂尤长靖,几年前有一次忘记切小号直接用大号骂了回去,还上了热搜,不过现在他不敢了,再三确定微博登的是自己的小号以后,点开一个又一个骂尤长靖的评论,挨个挨个问候回去。
        可惜一人之力难敌千军万马,等林彦俊把目光从键盘转向右上角的时间时已经过了六个小时。
        林彦俊用手揉着太阳穴,嘴里念念有词“尤长靖,对不起啊,没有能够护你周全...”
       

       尤长靖超话

       柚子味兔子:林老师今天也好酷哦!怼天怼地!不愧是第一男粉!
       尤长靖的牙:今天也是pick俊赫的一天!
       小柚柚:嘿嘿嘿,前几天的截图,怼天怼地的俊赫老师说尤长靖是他的!hhhhhh!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而他们不知道到的是怼天怼地的林俊赫老师现在正在床上与周公约会。

        叮——叮——叮——,微博提示音一声又一声的响起,林彦俊抓起手机就想往床下扔,但是所幸还剩下一丝理智,看了看手机上的一条又一条的消息。
       
        “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一边说一边又要关机继续睡,但是突然瞥见到了尤长靖三个字,打了鸡血一样坐起来打开手机进了微博,“感觉俊赫就是尤长靖的墙,不忌一切,那么多年都在。”林彦俊一字一字读出来,非常高兴的点了赞。
    
        “那是当然啊,我是尤长靖的第一个粉丝。”

        林彦俊换了微博大号,不明所以的发了条微博“嗯,一直都在,不会再走了。”配图是一张自己的拼接图,左边是八年前的自己右边是现在的自己。

         等的橘子黄了:小橘终于回来了!等了你好久!【哭】【哭】【哭】
         红烧橘子头:我们也一直在啊【亲】
         ...
         坏橘子:呵呵,走都走了还回来干嘛
       
        林彦俊看了这条评论并没有多生气,继续往下翻着粉丝的评论,好像那个评论的人骂的不是他。刷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林彦俊换了小号,和尤长靖的万千粉丝一样去看尤长靖的微博,尤长靖的超话,去骂尤长靖的黑粉。
        
      
       

       

且听风吟(三)

*主长得俊,副皇权富贵,乾坤正道,星鬼,卜岳,洋灵,彬立,杰芙

*遇见你们是我的幸运

5.入学    

       尤长靖由着一直护送他到太学的护卫领到了他的房间,尤长靖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尤长靖的身体顿了顿,护卫看出了尤长靖的犹豫

     “因为这里是太学,所以没办法满足一个人一间,只能四个人住一间房。”

       尤长靖冲他笑了一下,好像是在说可以理解,没什么大不了。

       房间里的那个人穿着青衿坐在书桌前看着书,看见尤长靖进来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又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书,护卫给尤长靖介绍“那位是范丞丞殿下,你见到他是要行礼的,等你们正式入学了会教的。”尤长靖微微点头,认为范丞丞很冷漠不好相处,他没想到其实那只是表面...

 

       护卫把尤长靖的东西放在了他床的旁边,便出去了,前脚刚走后脚范丞丞就把手中的竹简“啪嗒”一声放下了,把正在摆弄床上放的衣服的尤长靖吓了一跳。

       范丞丞撑了撑懒腰“累死我了,他可终于走了,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每天都有人要来看我在干什么,要是没认真就会被他们告诉给我父皇,既然你也已经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知道你的名字啊?”

       尤长靖心里感到震惊,他没有想到一个人转换的可以如此的快,但是还是面不改色地回答了他,习惯性地露出了自己的笑容“我叫尤长靖。”“尤长进?”“是‘靖,治也’的那个靖。”

       因为大家都是孩子,所以并没有觉得谁比谁尊贵这个概念,一会儿就玩在了一起,范丞丞给尤长靖介绍太学的吃食,以及他床上的衣服是太学发的统一服饰,但为了区分和早年入学的,所以给发了绛紫色的宫绦。

       范丞丞和尤长靖想起时辰是被饭菜香给勾的,尤长靖对太学的饭菜赞不绝口,嘴里塞满了菜,话都说不清楚“这过风筝肉好好吃!”范丞丞没搭他的话,只是埋着头吃。

       夜晚,天空就像是一张纱,先是沾了夜明珠的粉末,而后又被墨水浸染。

       尤长靖与范丞丞躺在床上隔空聊着“其他人什么时候到啊?”“最迟后天就要全部到齐。”“那住所是怎么分的?”尤长靖等范丞丞回答他的问题,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儿传来了范丞丞缓慢的呼吸声。 

       天刚刚亮,林彦俊就和李长庚准备上路,发现旅店门前已经有一堆人站在那里,好像在等着他们一样,其实他们就是在等他们两个。

      “公子,这就是我昨天给你们说的那个小公子,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走吧!”柜台先生露出奉承的表情,显得他愈加的狡黠。

        马车里的孩子掀起车帘“我叫黄明昊!能让这么瓯地第一俊和你们同行是你们的幸运。”林彦俊和李长庚不为所动,黄明昊发觉不对,便改口“是我的幸运,我的幸运。”

      他们就着一天中最烈的阳光到达了太学。

      李长庚带着林彦俊和黄明昊到他们的住处,屋里的尤长靖和范丞丞装模作样拿起书看,林彦俊一进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尤长靖,尤长靖手里正拿着书,他一进门的时候尤长靖突然抬起来头,四目相交那一刻,林彦俊和尤长靖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林彦俊下意识的就想去接近尤长靖,于是就选了尤长靖书桌那边床。

       李长庚出去以后,范丞丞和黄明昊跟疯了一样,“丞哥!你想不想你帅气的弟弟?”“当然啦!我当然想我帅气又可爱的弟弟啦。”说着说着黄明昊抱了起来,抱着抱着就打了起来。

       一旁的尤长靖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林彦俊在理自己的衣服,突然尤长靖回过头问林彦俊

    “ 你说我们两个要不要也要抱一下?”

       林彦俊转过头来表示不解,没有答话,尤长靖发觉自己的话有点尴尬,为了缓解尴尬只得又问了他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林彦俊刚想开口回答却被黄明昊抢先了,黄明昊一只手擒着范丞丞的两只手,一只手对范丞丞挠痒痒“他叫林彦俊,我和他一起来,话都不跟我说,我都是问的护卫。”

  

       一下午太学陆陆续续地又来了几个人,隔壁国来求学的皇子蔡徐坤,王家的王琳凯,国寺的又霖小师父,晚饭时候才到的陈家的陈立农,莲苑总算是热闹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早年的岁末考核的御、射都是第一的卜凡,数第一岳明辉,乐第一朱正廷,礼第一朱星杰,以及书第一的郑锐彬都来到了莲苑。

       除了朱星杰穿着象征占天师的衣服以外,其他人都穿着青衿腰佩着绛色的宫绦。

       林彦俊和尤长靖聊得正开心没有注意到他们,范丞丞再抢黄明昊碗里的肉,又霖小师父在房间里吃素食,只有蔡徐坤、王琳凯还有最后才赶来的陈立农看着他们。

       蔡徐坤一进来就看见了一位气质和其他人都不同的人,他进门的时候伴随着微风,微风把他的青衿吹得衣袖翻飞,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那件青衿在他身上格外好看,他不知道其实他看的人也在看他。

      王琳凯被穿着‘奇装异服’的朱星杰吸引了,脸被衣服遮着,他手里抱着一个方正的东西,他猜想是星盘,星盘隐约发着光,好像里面装的就是浩瀚星辰。后来朱星杰告诉他星盘也是有意识的,意识和主人相连,所以那时发光的其实不是星盘。

 

       即使是夏末,天气也很热,所以吃饭都在花园。莲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么多人在花园一字排开还是有点困难,站在边上的郑锐彬被挤的没位置站,陈立农看他不容易就让他和自己一起坐。

     “我叫陈立农,刚刚到,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郑锐彬,有缘啊,以后有什么不会的就来藕苑找我!”

 

 

乔染七的唠叨话:

早一年入学的:卜凡、岳明辉、朱星杰、朱正廷、郑锐彬

这一年入学的:林彦俊、尤长靖、王琳凯、范丞丞、黄明昊、又霖、蔡徐坤、陈立农、周锐(半夜到的)

不知道他们房间的样子你们能不能想象出来,如果想象不出来留个言,下次我画出来。

 

 

6.六艺

 

     “《周礼·保氏》中说:‘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所以当今皇上设太学,教六艺。每年都会有岁末考核,每科的第一名可以享有十天的假期,假期期间随便你是待在这里还是回家,如果家里有大事可以回家,没有大事又没有得第一的只能在六年后才能出去喽,所以大家务必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夫子张艺兴在讲堂前激情澎湃的讲着,范丞丞听到六年后才出去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笑着转过头去看坐在他身后的黄明昊,边说边用手比了一个六“听见了吗?我们要一起呆六年!”黄明昊偷偷抬眼瞟了一下张夫子,对范丞丞说“我怎么总觉得张夫子在看我们?”听到这话,范丞丞立马转了过去。

 

       尤长靖跪坐在几案前,眼眶通红,右边的林彦俊发现了他的不对,从衣服袖子里悄悄摸出了一个桂花糕,母亲告诉过他吃甜食可以让心情变好,趁着张夫子不注意,把桂花糕递给尤长靖,用蚊子一样的声音“拿去,吃掉!”

        尤长靖接了林彦俊的桂花糕,几口吃完眼睛放光的看向林彦俊,好像是在说“还有吗?”林彦俊觉得那样的眼神总像是在哪里见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正在脑海中搜索回忆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张夫子两手背着站在他的几案前,“下了课以后自己来领罚。”

 

       代表下课的铜铃声很应景的响了起来,张夫子走出了讲台,回头看了眼林彦俊好像是在提醒他过来领罚,所有人在张夫子走后立马围了上去。

       尤长靖关心的对他说“是不是因为我啊?那等一下午饭我把我的桂花糕给你吃。” 

       陈立农很懵懂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因为你啊?”

       坐在林彦俊右边的黄明昊还是认为林彦俊不爱说话,替他回答说“刚刚上课的时候林彦俊给尤长靖桂花糕吃,我都看到了。

       ”林彦俊觉得这样说好像是在怪尤长靖一样,等黄明昊说完开口“其实我给他的不是桂花糕,是兄弟情谊;等一下我受罚我也不会怕,是男人就不会怕。”

       坐在林彦俊前面翘着二郎腿的周锐受不了这些,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来表示自己的心情。

 

       林彦俊突然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站了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去领罚,各位保重!”做了一个江湖侠客抱拳的姿势向门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像英雄远征诀别的表情看了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尤长靖身上。

 

       林彦俊站在张夫子的书房门前踌躇了很久,知道张夫子开口让他进来,林彦俊埋着头仿佛是在说“我知道错了。”张夫子毫不留情的让他拿出手“看你是初犯我就打你一下,下不为例。”张夫子把戒尺拿的很高很高好像会打他打的很痛一样,结果最后落在手上根本没什么感觉。

 

       林彦俊威风潇洒的走进了讲堂,所有人又围了上来,“怎么样?” “夫子罚你什么了?” “说了什么?”所有人七嘴八舌的问着林彦俊,多年以后林彦俊想起这件事,依旧认为当时自己的话很帅气“没什么了啦!是男人,就不会怕!”

        憋了一天的尤长靖趁着大家都在睡觉就着黑夜跑了出房间,跑到了合欢树下,抱着树干就开始哭,完全没有发现树上还有一个人。

       林彦俊正准备跳下树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向这边跑来,收回了脚,等人跑进了之后他发现那个人是尤长靖,又再次伸出了脚,却听见尤长靖的抽泣声,再一次缩回了脚。

 

       林彦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跳下去,可能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也可能是因为害怕尤长靖看见他之后尴尬,毕竟这个时间跑出来哭就是不想让人知道。

 

       林彦俊坐在树杈上数着星星,一颗...两颗...三颗...五万零二七千颗......数星星正起劲的林彦俊突然听见了脚步声——是巡逻的护卫!

 

        林彦俊连忙跳下树捞起尤长靖就往树上窜,尤长靖被人捞起的时候吓得气都没敢出,在看清了那个人是林彦俊之后松了口气。不知是不是受了惊吓的缘故,心脏依旧砰砰直跳。

 

       树杈不算小却也只够林彦俊一个人坐,这下又添了一个尤长靖,树杈本来就不大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

       林彦俊一只抓着树枝,另一只手揽着尤长靖的腰,生怕他就掉了下去,林彦俊为了缓解尴尬“那个...天...天挺好看的...”“是啊。”林彦俊松了抓住树枝的手,指向天南“你看见天南的那颗星没有?”尤长靖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他不知道天南那么多颗星星,林彦俊说的是哪一颗,却还是依旧捧场“嗯,怎么了?”“你没发现他很亮吗?”“是哦...”

       气氛再一次跌入冰窟,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互相倚靠着看着星星。

       许多年后林彦俊和尤长靖再一次爬上这颗树,林彦俊对尤长靖说“你眼睛里有星辰,天上也有星辰万千,可他们都敌不过你的惊鸿一瞥。”

       尤长靖在半梦半醒之中感觉揽着他的手突然松了,接着听见了一声轻响,睁开眼只看见林彦俊站在树下手往前伸着,月光透过树叶照在他的脸上,少年五官还未长开,月影下尽是温柔。

     “跳下来,我接住你”

    “我怕!”

    “没事,我能接住,你只管跳就好!”

 

       林彦俊还是低估了尤长靖的体重和树的高度,林彦俊接是接住了尤长靖,可是两个人一起摔在了树下。

       夜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多想时光静默,多想你能轻一点......

 
                         ——未完待续——

且听风吟(二)

*这是一个过渡篇
*将军橘x乐师柚
*我何德何能,可以让你们看我的文

4.离家
        尤长靖打小身体就弱,别看他长得白白胖胖的,可小病就从未断过。

         承蒙皇上和尤丞相多年的交情才让尤长靖迟一年入太学,太学是每个孩子心中的梦魇,因为只要是进了太学除非举足轻重的事不然不可以回家。

        八月暑退之时,世家大族都在为自己的孩子准备去太学用的东西,府前一个轿撵后面是几车准备的生活用品,林家却是个例外,林将军连轿撵都被没有让下人给林彦俊准备,给了他一匹小马驹,林夫人悄悄准备了一车衣服却还是被林将军发现了“这是去太学!范兄都说了他们需要的太学都有,而且我林某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矫情?”

        林夫人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认为他不为自己儿子考虑,接连几天没有理林将军,等到太学的人来接人的那天,林家上下都站在门口送林彦俊,没有人告诉他他这一去便是六年......

        林彦俊以为他只是去玩几天,走的时候看所有人都面露悲伤之色,被悲伤的气氛感染,抱着林夫人紫色袄裙哭了起来。

        林将军看着哭得哽咽的林彦俊忽得想起来他也还是个六岁的孩子而已,终究还是派人去把之前的一车衣服又拉了出来。

        众人在林府门前静静地望着林彦俊骑着小马驹越来越远,渐渐变成一个点没入茫茫人海。

        太学来的护卫害怕林彦俊难过憋在心里,“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长庚,不比你大多少,你可以直接叫我长庚。”林彦俊这才注意到他的护卫,看着好像确实不大,“我叫林彦俊,那个...你...你学武学了几年?” “从小就开始了。”

       尤府

        尤长靖不想让父母送自己,他也知道这一去可能与家人就是聚少离多了,可是他怕,他怕看见自己的父母哭,怕一看他们哭就不敢离开了,他笑得粲然如花可眼睛里却像是有氤氲薄雾。
   
        他安慰着尤夫人,明明是个七岁还不到的孩子却已经有了大人的风范,后来的后来林彦俊也常常说他明明是个孩子没必要装成大人模样。

        林彦俊骑得是马,因为以前也只是骑着玩,没有正经的学过,到了天黑也没有到太学,便也只能客住旅店,旅店名叫‘富贵人家’,据说是黄家开的,黄家是商贾世家,当年行军的时候帮了不上忙,平天下后也封了官。
“两位客官这是入住还是吃饭啊?”林彦俊不说话,李长庚便回答道“要一间房住一晚,顺便再准备几个菜送到房间里来。”

       林彦俊随着旅店小二进了房间,李长庚在柜台付钱,柜台先生手里的算盘打的响声清脆,“我看你们这一车不知道什么东西,你们这也是去太学吧?”
   
。     李长庚觉得这没有什么必要需要回避就回答“是”,下意识的回了柜台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柜台先生手里的算盘依旧拨个不停“能有什么事啊?就我们老爷的儿子也要去太学,明天就启程,我觉得他和你们一起去安全!”李长庚挑了挑眉,“没想到你的心也在打算盘啊?放心吧,太学会派人来的。”

        尤长靖虽然走的迟,但是好在离太学不远,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傍晚太阳刚刚落山时就到了。

                          ——未完待续——

且听风吟

*刚刚发过因为加了一点就删了重发了

*将军橘x乐师柚

*如果你能喜欢我很高兴,万千世界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1.  出生

 

       顺和五年,皓月当空,万千星斗,城南尤府一众奴才跪在内室门前,尤丞相着急地在门口来回踱着步。所有人的心都被内室里的一言一语牵动着,没人注意天南方一颗星星悄无声息地伴着啼哭亮了。

       稳婆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欣喜匆匆从内室跑了出来,尤丞相一听见啼哭便忍不住地想进去却被刚出来的稳婆给拦住了“知道丞相心系夫人可现在是万不可进去的,母子平安,恭喜丞相喜得公子。”

       跪在门口的一众奴仆也是为丞相和夫人有了孩子而高兴,也想为自己讨点彩 头,管家带头说了一句“恭喜丞相喜得公子。”众奴仆受了启发如出一辙的说了一句“恭喜丞相喜得公子。”都说人听不得贺语何况还是那么多人一起说的,尤丞相直接赏了每个人一个月的月例。

 

       到百日的时候朝中众多达官前来相贺,林将军的夫人更是在前一天晚上就到了帮着打理百日宴的事务,林夫人和尤夫人自幼便相识,就像亲姐妹一样。

     “呐,呐,呐~”林夫人手里摇着尤小公子嘴里发出不成调的歌,逗得手里的孩子咳咳直笑,“你这孩子真乖,听了我唱歌都不哭,你看他笑起来的唇形都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一定会有大作为的。”躺在床上的尤夫人手里捧着鸡汤小口喝着,“那么我的妹妹你什么时候生个孩子呢?”林夫人摇着孩子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大概快了吧......等他平定了内乱,我们俩都是看着这个国家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看着陛下和丞相还有林哥哥一点一点从一个小县城一路招兵买马打出了一个国家......夜深了睡了吧......

2.百日宴

 

       尤丞相站在丞相府外接着来的宾客,尤府内外张灯结彩车水马龙,一个大红撵轿从远处慢慢来到尤府门前,撵轿内的是长公主范冰冰,当今皇上碍于身份没能亲自前来只好派了自己的长女前来祝贺,接着是占天师,手里抱着的是他的儿子朱星杰,其次是巨贾黄家,还有岳家,王家等世家。

      

       宴会举行到最后赢来了重头戏抓阄和取名,尤丞相喝酒喝的高兴到处敬酒,管家来提醒他才使他想了起“丞相,抓阄用的东西已经备好了,是否开始?”“好!开始!”

       乳娘将尤小公子放在了用许多东西围成圈的大桌子上,一般孩子到了陌生地方都会哭可他却笑着,两手在桌上胡乱挥着左手抓起了一把笛子右手抓起了一只笔。

    

      丞相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他的选择而又什么波动,起身抱起了尤小公子说“我不管我的孩子的选择是什么,我只希望他不后悔,无论做什么都不后悔有长进,也希望人民安居乐业,国泰民安,今日再此取名‘长靖!’。”

       坐在角落的占天师一言不发,宴会结束后也没走像是知道尤丞相会让他留下一样,只是坐在那里手里抱着自己的孩子。“朱天师,今天事太多了,有所怠慢了。”占天师没有理会他的客套话,只是一手拿着星盘另一只手在桌子上不停的演算着“星住天南,星轨向北,一世浮沉有贵人相依。”说完占天师就带着他的孩子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3.彦俊

       顺和六年,城北林家大摆百日宴,门庭若市,宾客如云,林将军持着酒杯站在宴席正中“林某戎马半生,未曾料想自己也能有一儿,《尔雅》中说‘美士为彦’,《鹖冠子》说‘德万人者谓之俊’,今为犬子取名彦俊。”

       林彦俊从小就很调皮,爬树翻墙样样精通,林将军觉得孩子天性不可湮灭只要他不出府便随着他,然后一个白白净净的孩子变得越来越黑。

       按照习俗世家大族凡是满六岁的孩子都得去学习六艺,这是林彦俊在家过的最后一个上元节,林家便允了林彦俊去街上看灯会的要求。

       无论是林彦俊还是尤长靖,他们都未曾料想到他们第一次的相见并不是在太学,而是在顺和十二年,上元佳节,荷花池旁,隔纱相望,一眼万年。

       和林彦俊一起出府还有他的妹妹,妹妹穿着一身粉衣,被管家抱着,脸上带着大街上卖的面具,是纱做的,林彦俊觉得不好看老是用手想将它取下来,可还没碰到妹妹就开始哭,哭得林彦俊束手无策,只好悻悻地缩回了手。

      这是林彦俊第一次看灯会,孩子心性四处乱跑与管家和妹妹走散了,林彦俊曾经听府中的人说上元节要放花灯,于是便去到了荷花池等管家和妹妹。

      荷花池旁人熙熙攘攘,一个穿桃色衣服的小丸子映入了林彦俊的眼帘,小丸子坐在台阶上埋着头,林彦俊以为那个是自己的妹妹急忙忙的跑过去坐在他的身边“妹妹不哭,妹妹不哭,哥哥在,哥哥在。”小团子却也只是哭没有说话,林彦俊就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他从来没有安慰过人,不知该怎样安慰觉得等她哭累了她就不会哭了。

       过了一会儿小丸子也不哭了却也不说话,林彦俊就陪她坐着等管家来找他们,静静地看着放花灯的人来来往往,忽然林彦俊在快要睡着的状态下听见妹妹的声音,可侧过身发现‘妹妹’就坐在那里并没有动,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声音再次响起林彦俊随着声音的轨迹寻去,发现管家抱着妹妹站在桥头,起身遇走,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望去,发现他看的人也抬起头看着他。纵是小小年纪不懂什么叫爱,却也是被他眼里的星辰所惊艳。

 

       在林彦俊的认知里只有女孩才会穿桃色的衣服,而且还是只有漂亮的女孩子才会穿,便童言无忌的说“你我有缘,若是有幸等你长大了我来娶你。

    

      谁也没料想到这句儿童的戏言多年后当真实现...... 

           

                                     ——未完待续——

【长得俊】回不去的过往

*这是一个编纂的发生在npc解散后的故事,橘柚之前是情侣
*be还是he不定

                

1.过去

     两年前, 天台上
   “尤长靖!你看内边!”
   “什么啦?你该不会又要说我们的未来了吧?我不想听了。”
    “不是啊!我是说那边那两朵云了啦,就像你和我,他们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也是酱紫哦!”
   “你很土诶!我要下去吃火锅了啊!”
   “fine。”

2.忘记

         尤长靖在上海开了家火锅店,店名叫忘记,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这个作为店名也不知道他是想忘记什么?

         “欢迎大家收看今晚的水星秀,我是你们爱的水星老师,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是——就是我们的尤长靖!”

        “欢迎长靖啊!长靖你来看看你是坐哪个板凳,我们水星秀比较简陋只有板凳,不过我们板凳还是很多的哈!”

        尤长靖露出为难的表情,愣了一下指着一个标号为五的凳子坐了上去。

        “长靖知道我们节目的一些规则吗?”

        “虐……略有儿……耳闻。”

         “不要紧张啦!只是有几个问题而已!”

         “第一个问题厉害了,请问‘是什么让你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瘦了三十多斤,长靖可要好好回答哦!这个可是关系到电视机前的小姐姐们的减肥问题哦!”
        
         尤长靖明显愣了一下“三十斤吗?……我明明只有80斤啦,瘦三十斤我那就是只有50斤,怎么可能???”
       
         “好,第二个问题‘你有多久没和你以前香蕉娱乐的同事联系过了?”
        “也没有很久啦,昨天我才和林超泽陆定昊吃过饭啦,就是在我的那家火锅店哦!”

       “没有林彦俊吗?他好像也在上海诶!”

       尤长靖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眼里闪过一丝心虚“没有啦,他比较忙啦!就没有打扰他。”

       林彦俊手里拿着遥控器 ,听到那句“他比较忙啦的时候手握成了拳头
        “很忙?这什么破理由了啊?林彦俊表示自己将活动都推了,就为了一句气话,结果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3.你没出现

半年前,情人节
       
        “长靖,睡了吗宝贝?对不起啊本来我是把所有活动都推了,结果谁知道公司一个艺人让我去救一下场,她之前帮过我的你是知道的。”
电话里尤长靖的声音明显疲惫“嗯,我理解的,那你活动结束了吗?”

        “没有啦,宝贝你先睡吧!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吼,你不要怕吼,我们之前一起买的那只兔子会一直陪着你睡觉的,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不要怕吼~”“”

        “我不会怕的啊,因为还是不会害怕啊!”

        “导演那边在催了,我先挂喽。”

        “好。”

        “嘟……嘟……嘟……”尤长靖看着一桌上的菜,全是他虚心请教林彦俊的妈妈煮的,一切都没用了……

        屋子里的挂钟过了十二点……一点……两点……林彦俊还是没有回来……“嘀咚”微博特关提示音响了,是林彦俊的微博,内容是一张自拍和配字“情人节过的还不错。”
 
       “林彦俊,我终于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了……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

三个多月后5.20

         “长靖,今天活动结束了我就回家哦!等我哦!”
   
        尤长靖在微信回复栏里打到“林彦俊,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心痛一次了。”却迟迟没有发出去,最后还是把它删了,改成了“我等你。”

       三个小时后

       “宝贝,我可能又回不来了,七夕一定一定会回来的(●'◡'●)ノ❤”
 
      “林彦俊……要不我们分手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4.分手    
        林彦俊看到消息后也顾不上现场导演说什么,疯的就往外停车场跑,上了车后心里很急手也是抖的却迟迟没有开车走,因为不知道该去哪…… 老地方……老地方在哪呢?

      
        林彦俊在记忆里搜了一圈没有想出一个是老地方的餐厅,如果是上海的话,老地方就只有那了。
        
       
       八年前
      
       那时候林彦俊和尤长靖都还只是香蕉娱乐的练习生,公司附近有家火锅店价格便宜,平时休假会去吃不休假也会偷偷溜去吃,后来出道了了也经常在那里吃,并不是因为有多好吃只是因为一份记忆,很多时候坚守一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原因。
      
         “欢迎光临,请问先生是几位?”
        
         “有人等我。”林彦俊心里着急顾不上回答吧台小妹的问题,也顾不上会不会有狗仔拍下这一幕大做文章,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不对,就是有东西在吸引他,他径自走到了名字是九五至尊的包房。

        一打开门就看见尤长靖站在窗子前,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尤长靖在他来之前没有先开始吃火锅。
    
        尤长靖没有回头还是看着窗外,林彦俊以为他不知道自己来了,从后面环抱住了他,尤长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没有挣脱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我们……”

        “尤长靖!”林彦俊带着颤音打断了尤长靖的话,可尤长靖还是继续说着刚刚没说完的那句“分手吧……”

        林彦俊伸手将尤长靖转来朝向他,他看着他的眉毛,眷恋他的眼睛,沉迷于他的嘴唇,他看他比以前胖一圈的体型……这一切的一切无论怎样都看不腻,他不算帅却足以让自己沉沦其中。

       林彦俊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脸慢慢下移嘴唇覆在他的眼角又渐渐下移……
       
        “林彦俊……!我……我们……分手好不好?算我求你……”
     
          “我不要……不好!尤长靖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要把我一个人留下吗?你是因为我没有回家吗?还是因为那个女的?或者是说……”
       
        “不是!都不是……不是这些……不是!全都不是!我就是不喜欢你了……我就想和你分手……”
   
        “那我……我……把我所有工作……都……都推了好不好……你要是……要是想和我分手……不喜欢……不喜欢我了,那……那就分手……然后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尤长靖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推开了和他挨的很近的林彦俊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句 “随你便。”

                     

5.采访
      
                 
        “欢迎回到水星老师的频道,相信大家一定等广告等的很辛苦了,接下来是终极提问!尤长靖你敢接受吗?”电视里的尤长靖三个字像刀子一样刺入心脏,将沉浸在痛苦回忆中的林彦俊强行拉回现实。

         “请问:有人说你和林彦俊不和,是真的吗?”

         “没有啦……我……我和他……很好啊……很好的啦!只是这段时间没有联系而已。”

         “请问:你现在喜欢的人吗?有在谈恋爱吗?”

         “喜欢的人肯定有啊!那就是我自己啦!和我自己谈恋爱吗?crazy~”

        “小尤真的很机智哦,不过还是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现在的话,应该没有吧……谈恋爱的话……也是在很久以前啦,大概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电视机前的林彦俊心里五味杂陈,上辈子……是把我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定义成上辈子了吗?分手后他是感觉重获新生吗?那我该不该还去追他呢?还是说该不该再去打扰他现在这样安稳的生活,如果我不去打扰他或许他会有一个妻子,或许会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或者是儿子,又或者是儿女双全。总之只要我不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或许就会永远忘记我,就会忘记曾经的他的墙,就不会想起我……

        “请问:有人怀疑你的性取向,请问你真的是gay吗?”

        “我不是啊,但是如果我爱一个人的话我不会在意他的性别,就像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我不是喜欢男人,我只是恰好喜欢的人是男的。’对,就是这样。”

      “请问:如果有人的追求你你会答应吗?”
   
       “不会吧,我觉得我应该不会想再谈恋爱了。上一段感情让我出不来了。”

         “刚刚不是说上一段感情是上辈子吗?”

         “是的啊,就是上辈子啊!所以我这辈子都还记得很清楚”

        尤长靖,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对吗?,那我就再来打扰一次你的生活吧!只能说对不起了。林彦俊在心里想着

6.热搜

  

    《水星秀》播出的第二天微博热搜全是“尤长靖 恋爱”“尤长靖 机智”“尤长靖 性取向”
      
         林彦俊用着自己和尤长靖分手后特地创的小号在尤长靖的超话里发帖说:
       
      “说来大家不信,尤长靖喜欢的人是我,也和我谈过恋爱……即使现在是分手了……但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他追回来!”
       
        结果下面的评论却是“大家不要打扰俊赫,让他做他的梦,不要叫醒他[doge]” “林老师很会哦!”一类的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家站姐的微博,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照片
        “对不起,我爱你。”

        林彦俊退了微博翻开电话薄,打给了陈立农“喂?农农,有没有时间吃个饭什么的……好……明天没有时间啊……那就后天吧!好……那就后天!”

       “陈立农!陈立农!”陈立农做完了活动正准备往自己的车上赶,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林彦俊的车,但是出于考虑林彦俊的隐私没有去他的车,但陈立农不知道林彦俊在他出来之前有多招摇,早就被拍到了。
  
        果然,一上车林彦俊就打了电话过来,“不是说后天吗?到底什么事啊?火急火了的,要不去我家好了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
       
        “没事了啦!我只是想做一下复出准备,没有公司就只好自己给自己制造点话题啊!诶,你刚刚怎么不上我的车啊?”

     “我刚刚不知道啊,我是为了保护你的隐私啊。”
“隐私?做艺人的还有什么隐私啊,我们在做练习生的时候大家家底都差不多被挖了个底朝天了吧。”
     “哥,你有在厉害的,那明天饭还吃吗?”
        “当然要啦!明天是另外一件事了啦!”

         “哥!好久不见哦!”农农上去就给了林彦俊一个老友久别重逢的拥抱
        
        “是啊!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昨天你说了啊!你是想复出吗?还是说你想站在他身边?”
     
      “果然没有看错你很聪明啊!你有什么计划吗?”
      
       “最近我有一个节目叫做《老友记》,不是美剧的那个是七哥的综艺,就是嘉宾是朋友然后这个节目就把两个人请来谈谈之前的事啊什么的。但是这个节目对外宣称嘉宾是不知道另一个是谁但其实我们是知道的。”
       
        “所以呢?你是想说什么啊?”
       
       “到时候我就在开录的时候给导演说去不了,然后给导演介绍你啊。”
       
        “那谢谢兄弟喽!不过另一个嘉宾是?”
       
        “是他啊。”
       
        “他?”
       
         “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

     “欢迎大家收看由777感冒灵冠名播出的《老友记》,我是主持人爱你们的七哥哥。”
    
     “我是主持人乔妹妹,因为今天的主题是梦回那年所以~嘉宾也是像梦境那样出现。”
    
       “任由着宠溺的~厌倦的~”《小半》的音乐缓缓在演播厅里响起,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乘着升降台缓缓而至,“hello!大家好,我是那年的郑锐彬[比心]”
   
       “掌声欢迎郑锐彬!来,锐彬我们聊一聊现在你有没有很期待见到另一个嘉宾。”
   
       “没有一点点想,是非常想!”
   
       “想在你软弱的时候~守护你左右~想唱着你给的温柔~never let you go~”
   
        郑锐彬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彦俊,不过还好林彦俊在台下等候进场的时候就听见了郑锐彬的声音,在心里送了陈立农千千万万拐不过转念一想上节目的机会是他给的也就消了一点气在心里送一两百拐的样子。

      “欢迎我们的两位嘉宾!其实本来我们原定的嘉宾不是他们,他们是原嘉宾叫来救场的,可以说是救场兄弟也是很有缘分的了。”
主持人说完郑锐彬马上投以林彦俊我们是同道中人的表情,可林彦俊却并没有对他的表情做出回应,也许是还沉浸在没能看见尤长靖的悲伤中。
录制完节目林彦俊接到了陈立农的电话
   
     “喂,哥?怎么样?看见长胖了吗?”
    
     “什么长胖了啊?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是郑锐彬了啦?还有你干嘛叫他长胖啊?谁允许的啊?我给你说……”
   
     “等一下,等一下,哥你是说郑锐彬在录制?”

     “是啊,我给你说……嘟……嘟……嘟……诶?挂我电话吼,crazy。”

  

         虽说林彦俊没有见到尤长靖但是《老友记》中以走火造型出场却是勾起了许多人的回忆,第二天的微博热搜top1就是梦回走火,这一晚林彦俊接到了许多人的电话,却始终没等来那个最想听到的特别的来电铃声响起

        接连几天微博热门都被林彦俊 复出霸占,当然还有层出不穷的关于林彦俊究竟当初为何要退出娱乐圈的谣言,有人说是因为看不惯娱乐圈,也有人说是得了抑郁症进行休养,可始终没有人想到只是因为尤长靖而已

        “尤长靖不好意思了……我食言了……我说要把所有工作都推掉……可我发现那样好像没有什么用,那样我只会离你越来越远,最后无法触碰你……那还说什么重新追你呢?你千万不要怪我吼!。”
    
         林彦俊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兔子的玩偶,兔子是他和尤长靖在LA的时候买的,两年半前尤长靖对它是爱不释手,可分手的时候尤长靖却把它留下来,可能是因为分手时林彦俊说的一句“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要留我一个人吗?”

7.天可度
   

        尤长靖 秒删这个没有任何含金量的话题突然上了热搜榜,尤长靖的微博内容只是一句诗“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粉丝们在尤长靖的微博评论下疯狂猜测,心疼自家崽崽是被骗了还是怎么样,林彦俊在第一时间也看到了这条微博用小号点了赞,翻着微博评论看着尤长靖粉丝们的胡乱猜测,他很清楚这条微博他是发给谁看的……
   
       “林彦俊!林彦俊!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男神!”

       
       “难道不是我吗?”

      “什么了啦!”尤长靖手里拿着白居易诗集,把他递给林彦俊“你看,这个是我男神的诗集!”

      林彦俊随手用手翻了翻,翻到了一首名叫《天可度》的诗,“那你知道诗的含义吗?”

     “不知道啊!”

     “那你看什么啊!还称为男神?你连他的诗都读不懂!”

    “这是粉丝送我的啦!他们说要我多读书!那我的大男神你教教我理解我新男神的诗好不好?”

    “嚯……厉害了!”

     尤长靖摇着林彦俊的手臂,眼里放出的是渴望得到知识的光芒,林彦俊无赖之下只好答应了请求

     “来,我给你讲,你坐过来点,我嗓子不舒服声音比较小。”尤长靖没有乖乖的立马坐过来,而是去倒了温开水递给林彦俊才坐到了他身边

       “它的意思是说很多人都会说谎话,人心不得不防,就像…………”尤长靖感受到林彦俊的呼吸和吐气越来越近,感知到了对方的体温,感觉到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颈窝上

       “就像……我对你的爱……不得……不防……。”

                          ——未完待续——

 

“许多年前,当你踏着星光走来,走到离月亮只有几公尺的礁石上,你不爱这片呼啸的大海,你更倾心几公尺之外的圆盘;许多年后,你发现这几公尺的距离,走折了你的背影,走白了你的黑发,你坐在这片海滩之上,潮汐想温暖你的双脚,请你低头看一看这片海吧。” ​